淄礦文苑
您的當前位置是: 返回首頁 -> 正文
常聽母親講家事
發布時間:2020-03-26        張乃水      

母親年事已高,多病纏身,但頭腦比較清醒,常給我們講一些過去的家事。

母親出生于1938年正月。當時的姥爺是村里的私塾先生,但在那戰亂年代,迫于生計,在母親不到兩歲的時候,就跟人一起下了關東,一直沒有音信。從此,姥娘和大姨、母親3人相依為命。窮人的孩子早當家,母親五六歲時就開始懂事,白天姥娘領著大姨上坡干活,母親就和雙目失明的奶奶在家看門。快到吃飯的時候,母親就拿一炷香去鄰家點著,小心翼翼地坐在門口等姥娘和大姨回家生火做飯。聽母親說,她們一年吃一斤鹽、一斤棉花油、一棵白菜。

受時代和家庭條件影響,至今母親經常教育我們千萬不能浪費、能省則省等等。我們受益匪淺,日常生活中養成了節約的好習慣。

最讓母親一生難忘的一件事,是在她5歲那年的一天晚上,日本鬼子來村掃蕩。姥娘慌忙將大姨和母親撮到墻頭,讓她們姊妹倆順著樹到墻外的破院子里躲起來。沒想到年幼的母親一害怕,“呱”地一聲重重地摔在了墻外的地上。怕被敵人發現,頑強的母親愣是忍著疼痛沒哭一聲。70多年來,一提起這件事,母親仍然心有余悸,至今身上仍留有恐懼癥的病根。

后來,母親嫁給了老實巴交的父親。在母親眼里,父親沒有什么大本事,但人厚道、善良。父親在煤礦干了一輩子掘進,從沒讓領導說個“不”字。我們村離姥娘家有8里路遠,每次父親休班回家,都會買上1斤點心去看姥娘,臨走再給姥娘留下3塊錢稱鹽打油用。為此,姥娘和母親都很知足。

母親沒多少文化,只是斷斷續續地上了幾天“識字班”,但母親眼光卻很長遠。1959年,全國出現自然災害,糧食緊張。正值壯年的父親因干的是重體力活,在礦上的定量根本填不飽肚子。于是,父親寫信給母親說要回家種地。母親看后忙回信安慰父親說:困難都是暫時的,國家會越來越好,糧食不夠吃我去給你送。于是,母親就抽空向生產隊長請1天假,背上事先蒸好的兩大筐地瓜面窩窩頭,徒步走到十五里外的章丘“平陵城火車站”,坐火車到王村,然后轉坐汽車到昆侖,下車后再翻過七八里路遠的“歷山”才到父親工作的龍泉煤礦。放下干糧后,母親喝了口水便匆匆沿著來時的路往回趕。三年如一日,一月兩趟,母親從未間斷。在母親的支持和鼓勵下,父親最終堅持了下來。

歲月匆匆,如今的母親已是耄耋老人了,但她老人家思想依然非常進步。母親常說,她見證了國家一步步強大起來的歷史,讓我們一定要好好珍惜現在的幸福生活。

家是最小的國,國是千萬家。母親給我講的家事或許只是千百萬家庭的一個縮影,但母親的教誨卻像一盞明燈,永遠照耀著我以后要走的路。

上一條:春之歌 下一條:我愛家鄉的汶河

天天综合